中新網首頁|安徽|北京|上海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內蒙古|寧夏|青海|山東|山西|陝西|黑龍江|四川|香港|新疆|深圳到香港快遞|雲南|浙江
我們的微信

淨土含芳:白甫易的精神世界

2021-03-12 10:40:35 來源:中新網深圳到香港快遞
 字號:

  作者:山中人

  辛丑年3月2日清晨,陽光和鳥鳴落滿窗台。我收到詩人白甫易發來的一首題為《沙塵天》的詩:“南疆春來天地搖,風沙浪漫雪雨嘯。淨土含芳日如月,和光同塵靜修道。”讀罷不能自已,瞬間即被詩人字裏行間的樂觀和通達所震撼。

  南疆春天沙塵四起漫天肆虐,彷彿山川大地使出洪荒之力,嚴重時有世界末日之感。國人向來視沙塵為洪水猛獸,避之不及,嗚呼哀哉,每每閉門不出或者全副武裝埋頭疾走。於常人而言,沙塵天氣是詛咒、頹敗,甚至是一種劫難;然而白甫易卻説“淨土含芳日如月,和光同塵靜修道”。好一個淨土含芳!視沙塵如美景,如日月,如修道,那是一種怎樣的豪情壯志和忘我境界!沙塵瀰漫,地動山搖,他不僅沒有懼怕躲避,反而擁抱享受,從中悟出大道,這不能不説詩人充滿革命者的樂觀主義和藝術家的浪漫主義精神,具有和天地萬物對話的強大能量場。

  詩人早前另外一首關於南疆沙塵天的詩歌這樣寫道:“春暖花開塵飛揚,人間萬物一色黃。無邊沙海硝煙色,朝陽疑似滿月光。”沙塵肆虐,無邊沙海,他竟然滿心歡喜的將這首詩題命名為《好天氣》。詩人真乃具有一顆與天地萬物同頻共振、合而為一的真心。赤子之心最為難得。辛棄疾説“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見我應如是。情與貌,略相似。”,白甫易説淨土含芳、和光同塵,詩人們可謂君子所見略同!

  在這首詩裏,我注意到一個成語:淨土含芳。這應該是白甫易自創的一個成語,但是如此貼切動人,意味深長。我想從物質上的地理層面和精神上的心靈層面來解讀這個成語。

 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新疆大地長河奔湧,羣山蒼翠,金光閃閃的湖泊和鬱鬱葱葱的森林……塔克拉瑪干大沙漠橫亙中國西部,塔里木河穿城而過,萬畝胡楊林迎風矗立,頭頂的星辰照耀,詩人寫下不朽的詩章。

  這是一片自然的淨土,陽光用之不盡取之不竭,天山的雪水潤物無聲源源不斷……白甫易説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大漠大河也是金山銀山”,紅色聖地南疆阿拉爾自然之美、人文之好和未來之妙,讓人無限遐想期待。人類的工業污染尚未染指,大地乾乾淨淨,城市清清爽爽,即使風沙四起,塵土也都是充滿大自然的花草濃香。飽含大地體温和醇香的沙塵,簡直是大自然的恩賜!據説當地人有種風俗,喜歡把被子衣服放在沙漠上晾曬,一整天之後把東西拿回去,房間裏到處瀰漫着陽光的味道。如此“淨土”,“含芳”也就理所當然了。白甫易由此認肯,每天和陽光一起生活的人是多麼的幸福,每天和陽光一起共事的人充滿多大的能量!

  那裏是一座兵城紅都,也是一片文化的熱土。中國最長的內陸河塔里木河穿城而過,滋養了源遠流長的塔里木文明。我國著名學者季羨林先生曾在庫車説,在全人類歷史上,影響深遠、歷史悠久的文化體系只有四個——中國、印度、伊斯蘭和希臘羅馬文化體系,這四大文化體系匯流的地方只有一個,這就是中國新疆的塔里木。英國曆史學家湯因比曾如是説,如果生命能夠重來一次,我期望自己生活在塔里木這文化與文明匯聚的福地。我想,岑參的天山,王昌齡的月亮,野蠻生長的塔里木河與塔克拉瑪干沙漠,無不豐富和開闊了我們的人生。對於詩人白甫易而言,身居這片文化福地,自然身心汲取豐厚的大地能量。矗立成天山,紮根為胡楊,即使風沙四起,能奈我何?

  佛家言,心若清淨,處處是淨土。白甫易有詩云“心若光明物自清,大道至簡事易行”,心若淨土,芳香自來。何為極樂世界?我心即宇宙,宇宙即我心。“心即理”是王陽明心學的重要內容,其精髓處就是教人以本心去感受這個世界。情之所至,萬物有靈。心的本源問題解決了,自然看萬物都是親人,沙塵裏也是芳香四溢。一沙一世界,一花一天堂。自然界力量有時非人力所能控制,但人的內心可以自由設置喜怒哀樂模式。心態決定一切。所謂禍福相倚,辯證思維,身臨其境,一句話:萬物皆有備於我。白甫易説“人生如採風,作品饋後人”,他把在路上的千山萬水都看作命運的美好禮物而倍加珍惜,如此美妙的沙塵天自然也是大地的特殊饋贈。

  大道至簡。吾道不孤。白甫易寫下這段有趣的文字:“經常有人問我業餘生活是怎麼過的,其實不管事業如何繁忙,總得讓思想靈魂靜下來慢下來,才能走上正道。工作繁忙之餘,我喜歡讀點書、思考點問題、創作點新唐詩,亦喜歡唱唱歌、遊游泳、彈彈琴。夜深人靜時仰望星空,有月亮的晚上陪月亮散散步,順便交流一下思想。清風明月、大漠大河、初心夢想、天人交歡。既然如此,又需何求呢?”

  心懷明月的人,無論走到哪裏,哪裏都是他的家園和主場。

  淨土含芳。天山塔河是他的棲身之所。

  我心光明。日月星辰是他的心靈寄託。

(編輯:袁晶)